当前位置: 首页开放服务科技信息

离子型稀土资源概况

发布时间: 2014年06月24日 02:06:49

1. 离子型稀土资源稀缺
    尽管稀土在地壳中的丰度并不太低,但真正具有开采价值的稀土矿并不太多,主要集中在中国、美国、印度、俄罗斯、南非、澳大利亚、加拿大、埃及等几个国家,其中中国的占有率最高。稀土资源主要是以矿物型的轻稀土矿资源为主,工业稀土矿物主要是氟碳铈矿和独居石,其轻稀土含量高达96%~98%,稀土配分不全,如美国、俄罗斯和印度和我国内蒙古包头的白云鄂博、四川冕宁和山东的微山等地的稀土资源即是此类矿物。
    另外一种稀缺的稀土资源就是我国独具优势的离子型稀土矿,于1969年在我国首次被发现并命名,含有15种稀土元素,特别是富含国防军工及其它高科技产业领域中不可或缺的铕、钆、铽、镝、钬、铥、镱、镥、钇等中重稀土元素,如中钇富铕型离子型稀土中的轻稀土与中重稀土各占50%,而高钇重稀土型离子稀土,中重稀土含量高达92%~94%。富含镝、铽、钇等元素的龙南高钇型重稀土则是迄今为止世界独有矿种。离子型稀土矿物不是以独立的矿物相形式存在,而是呈离子状态吸附于粘土类矿物中,具有配分齐全,高附加值的中重稀土元素含量高、放射性比度低、高科技应用元素多、综合利用价值大“五大”突出优点。目前,世界上已探明的储量只有148万吨,其储量仅占世界稀土资源工业储量的1.4%左右,但全世界90%以上工业应用的重稀土则来源于离子型稀土。目前已发现的离子型稀土矿集中分布在我国以赣州为中心的江西、广东、福建、广西、湖南等南岭五省区域内,此类稀土在世界的其它国家和地方十分罕见,是世界十分珍贵的自然矿产资源。因此,国务院早在1991年就把离子型稀土确定为国家保护性开采的特定矿种和战略性资源。 


2. 离子型稀土作用巨大
    稀土元素具有独特的光、声、电、磁等性能,因而被广泛用于高科技领域,数据显示,当今世界每五项发明专利中便有一项与稀土有关。《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称,50年前,世界经济建立在钢、铁和铝之上,而今天,稀土金属正在重塑世界经济。美国《连线》杂志称,稀土金属是21世纪科技的关键,如果没有它们,人们将不会有智能电话、混合动力车或者精确制导武器。因此,稀土是现代科技必不可少的最重要的战略资源之一,特别是铕、钆、铽、镝、钬、铒、铥、镱、镥、钇等中重稀土更是高性能磁性材料、发光材料、陶瓷材料、激光材料、磁致冷材料、磁致伸缩材料等的关键组成部分,广泛应用于汽车、机械制造、能源、交通、电子、陶瓷等各个国民经济领域及卫星导航、精确制导武器、原子能、激光、超导、智能电话等国防军工及其它高科技产业领域。例如,磁泡存储器件的晶体薄膜需要高纯的中重稀土钇、镥;磁光存储装置上的磁光薄膜溅射靶材料需要中重稀土金属钆、铽、镝、钕等;光传输上应用的光导纤维需要高纯度铒;陶瓷材料尤其是工程陶瓷中大量使用氧化钇;在航天航空等高新技术和国防尖端技术领域,如雷达、侦察卫星、激光制导夜视武器和自动指挥系统等,中重稀土元素铽、镝、铕等更是不可或缺的关键元素。几乎所有现代高新武器的核心部件里,都有稀土的影子。美国最自豪的“精准打击武器”,其关键零件缺少镝就无法制造。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这些离子型稀土元素的应用提升了发达国家高端武器的水平,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让某些国家把中国的中重稀土资源变成了限制中国发展、甚至威胁至国家安全的武器。
    由此可见,稀土特别是离子型稀土的作用已经渗透到国防军工乃至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和国民生活的每一个方面,作用巨大而又重要。


3. 离子型稀土是各国争夺的焦点
    由于离子型稀土是发展高新技术的关键元素和国防工业中不可替代的稀有原料,对于国民经济、对于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对于国防安全的作用至关重要,被各国视为关系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和国家安全的最重要战略资源之一。美国国防部公布的35种高科技元素、日本科技厅选出的应用于尖端技术的26种元素中均包括了除钷(Pm)以外的其他16种稀土元素。因此,美欧等发达国家几乎都通过立法对稀土的开采、生产和出口进行严控。稀土储量居世界第二位的美国早在2001年便封存了该国最大的稀土矿芒廷帕斯矿,转而由我国大量进口。此后,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也效仿美国开始禁止在本土开采稀土。
    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巡视察时,就对稀土工作明确指示说:“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一定要把稀土的事情办好,把我国的稀土优势发挥出来”,视中国的稀土如同中东的石油一样具有巨大价值和影响力,将稀土的地位与石油相提并论;近年来,中国政府也高度重视稀土资源的安全和产业发展,仅对稀土行业出台的文件就有《稀土工业产业发展政策》、《稀土行业准入条件》、《稀土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2009-2015年稀土工业发展规划》等,这在其他金属行业是较为罕见的。邓小平、江泽民、朱镕基、李克强、方毅、曾培炎、刘延东、张德江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也曾在不同时期先后对稀土产业发展作出过指示,温家宝总理仅在2010年就对稀土产业发展作出了13次重要批示;国务院于2011年5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促进稀土产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1]12号文件),并采取了一系列相关举措保护稀土资源。
    我国政府采取的这些对稀土的重视和保护性开发政策更是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并立即引起了包括日本、韩国和欧美国家的强烈反应,惊呼被戴上了“中国镣铐”。2010年9月27日,日本共同社发表文章《中国掌握战略关键打击日本软肋》称中国已禁止对日本出口稀土,打击了日本经济的“软肋”,并称日本企业赖以生存的高科技产品的战略要害掌握在中国手中;2010年9月28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再次指责中国控制稀土出口,破坏世界稀土供应,甚至“威胁美国的安全”;同年10月12日,日本驻华大使召集美、英、德、法、韩等驻华大使,共同向我国施加压力,要求放松对稀土的出口管制。2011年6 月和2012年3月,美国联合日、韩和欧盟两次就中国限制稀土等战略性物资出口上诉世贸组织。
    因此绿色提取及高效开发利用离子型稀土资源成为保护我国稀土资源的迫切需要。